借旁白之口道出的那些谎言,最是芳华留不住
分类:每日娱乐

从影院出来,我问同伴:你最喜欢哪个角色?
  她顿了一会儿,坚决地:一个都不喜欢。
  “刘峰很善良。但善良有屁用啊?”
  “何小萍也很善良,可命运坎坷!”
  ……
  想想。嗯,我也是。
  既不想成为刘峰式的纯粹好人,也不愿过何小萍跌跌撞撞的一生,更深知没本事习得林丁丁的务实,又会小小鄙视萧穗子的随大流,还难望郝淑雯好事尽得的运气。
  然而,这一个个不喜欢的人物在电影里是如此鲜活、真实和纯粹,就像身边的某个人,抑或是自己。如猝不及防地站在时间轴上,看青春变过往,荼蘼至苍凉。
  我无条件的在镜头的转承起合,光影的虚实变幻,画外的平静叙述,以及每一个人物的命运浮沉里兀自欣喜、感叹、期待、伤怀、泪流……以至泪极而悲,真希望所有观者走开,影院成为我一个人的所在,也好痛快淋漓的大哭一场。

最是芳华留不住——记电影《芳华》

电影甫一开始,就以故事的主人公之一萧穗子的口吻开始叙述,她说:“我要给你们讲的是我们文工团的故事,但在这个故事里我不是主角,主角应该是他们俩……”,这是电影《芳华》里最大的一个谎言,听故事的人往往一心想知道事情的发展,所以讲故事的人便往往能在一开始就获得观众们的信任,但观众们不知道的是,也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掉入了萧穗子为我们编织好的谎言的陷阱中去了, 真的如同萧穗子所说的那样吗?——在这个故事里我不是主角,我们不是主角,主角是刘峰和何小萍?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萧穗子一上来就告诉我们,她要说的是文工团的故事,文工团的故事说的应该是文工团,跟刘峰和何小萍有什么关系呢?萧穗子话锋一转接着说:“但在这个故事里,我不是主角,主角应该是他们俩”这里萧穗子用的是“应该”二字,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说了,我要给你们讲的是文工团的故事,但这个故事不能直接说,得借用合适的人来说、来呈现,什么人呢?就是刘峰和何小萍,“……那时我们歌颂默默无闻的英雄、歌颂平凡中的伟大,就是歌颂刘峰这种人…… ” 所以,故事的主角并不是刘峰和何小萍,而是:故事的主角应该是刘峰和何小萍,只能是刘峰和何小萍,否则这个故事就没法说下去了,为什么没法说下去?这里先按下不表,我们先来想想,也许电影一开始会有人质疑萧穗子的旁白显得太多余了,甚至破坏了电影叙事的美感,也恰恰是这样才体现了萧穗子这位叙事者的重要性,从一开始她就用一种暧昧的表达,将各种冲突中的触碰力度一再削弱,一路拉着观众,引导着我们直奔她的主题去,因为,她所要表达的故事,才是她真正想要观众看到的故事。

图片 1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走进了影院,观赏了《芳华》这部电影。一开始,我对这部讲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片子并没有太大的期待。然而从最初的不抱期待,到深深被吸引,直至最终被震撼到久久不能平静。可以说,这就是《芳华》的魅力。

那么,让我们看一看,在萧穗子的视角中,《芳华》的故事是如何展开的:

  136分钟的《芳华》,看尽烈焰繁花,又品恬淡年华,方知芳华易逝,人生梦长。冯氏,终是将他多年栽植的葡萄酿成了酒。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好的电影无不如此。未曾经历那样的芳华,唤醒的共鸣却已零落而下。
  篇幅有限,我谨在此细谈其中一个感触较深的点。
  善良。

冯小刚用镜头向我们诉说了一个关于时代,关于青春,关于成长的芳华岁月。在时代与命运的构筑的舞台上,他们挣扎,抗争,演绎着一幕幕关于浪漫,背叛,痛苦,释怀的动人故事。

男主人公刘峰,“是全军区的学雷锋标兵,是集体的光荣,也是文工团的“万金油”,他是所有人芳华岁月里不可或缺的底色。小说里文工团的故事背景是一座红楼,在当中的大大小小的房间里,刘峰补过墙壁和天花板、堵过耗子洞、钉过门鼻儿,也拆换过的腐烂的地板条。连女兵澡堂里的挂衣架歪了,刘峰都会被请进去敲打。他几乎万事精通,木匠、铁匠和电工都能做,于是这个信奉“平凡的伟大”的雷锋精神、自认为不重要的人,慢慢地用无数不重要的事凑成了重要。” 电影里节选了他帮集体上街抓猪、每次出门开会都帮团里人捎带包裹、给战友做新婚沙发、甚至受伤后面对茫茫不知前途的境遇下也能把去军校进修的名额让给更有需要的人、腰伤退下演出队伍的他在何小萍被舞伴嫌弃时依然第一时间主动站出来帮忙托举,这无数的事件都可以表达他的无私。如此无私的圣人形象似乎也在萧穗子的旁白:“难以想象我们这个集体,没有了刘峰会怎样”中树立了起来。

图片 2

“雷又锋”——刘峰

而何小萍呢?在萧穗子的叙述里,这个原本家庭成分有问题的女孩,因为母亲再婚的对象身家清白,自己专业又足够出色的情况下被破格选中,加入到了文工团这个集体中来,童年经历的创伤和父亲的受辱都让她努力的想要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去,想要获得真正的尊重,想要被当作一个人看待。而她又同时的与这个集体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从一开始想要依靠刻苦用功得到众人的肯定,但当所有人在享受自己的芳华时,何小萍的芳华里就只有练功,自然的,她受到了这些人的排挤,到刘峰事件也使她彻底的对这个集体寒了心,一个唯一善待她的人被众人抛弃了,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望,何小萍选择背弃集体也被集体所不容,“总没有人敢欺负解放军吧 ”这是电影中的又一个谎言。然而,被下放到野战医院的她最终成还是成为了战斗英雄,当鲜花、掌声、巨大的光环和荣誉都向她涌来时,巨大落差下的她反而疯了——太久的辜负使得这一切的到来都显得那么地不真实,这摧毁了她的理智,而自始自终她想要的只不过是被接纳、被善待而已。

  《芳华》里的善良,令人心痛。刘峰无疑是人人都希望“青春豆长在别人脸上”的那个“别人”。善良有毒,毒侵四方。刘峰式的善良不仅将自己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还惯养出大多数人心安理得的心态。
  刘峰为什么如此善良?抛开天性使然,从出身来看,这是一个没有背景的青年。除了善良,他一无所有。这个文工团里最不起眼的男兵,包揽了团里的脏活苦活,没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好人。小善无可指责,欲为大善,却考验智慧。
  一个梦寐以求的进修机会摆在面前,因为别人更需要,刘峰便拱手相让了。这一脱离个体需求却无关集体荣誉的善行,不得不说,是有局限性的善,甚至是愚善。

“雷又锋”这个战友们为刘峰所起,带着英雄形象的名字,代表的是他为文工团所做的奉献,以及他人生的荣耀。但也正是“雷又锋”这个的光环,造就了刘峰日后的悲剧。

事实上,纵观电影,真小人如朱克和小芭蕾、只看利弊的现实主义者林丁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陈灿、就连“活雷锋” 刘峰都有他的不堪之处,刘峰关心所有的人、对所有的人都好,他富有正义感真正的善良,却又喜欢上了林丁丁那样的人,而看起来黑白分明的何小萍她不关心任何人,在内心极度失望之余也可以放弃整个集体,她只关心刘峰。电影中萧穗子的旁白也不忘出来引导观众:“她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真正识得刘峰善良的人。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这又是一个极大的破绽之处,不被善待才有识别善良的能力吗?那么从电影一开始,你说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刘峰和何小萍,是那些“平凡中的伟大,是那些默默无闻的英雄” 那么,为什么那些除了何小萍之外的人,那些“我们”却认识不到这种善良呢?是无视、逃避、还是怀疑与不相信?我想是: “太好的人,让人产生不了认同感。人得有点儿人性,之所以为人,总得有点儿人的臭德性。” 刘峰就是好得缺乏人性,他的好让其他人变得心理扭曲,都在潜意识里期许他露出一点人性的马脚。文工团的众人们,甚至是观影的观众们,难道就没有一刻有一丝怀疑过,在人心的暗流里,是不是也曾不相信过那个好人刘峰是真实的。在无处发难的情况下,影片中不止一次的穿插了众人对刘峰的揶揄:“哟,刘峰回来了,欢迎我们全军的学雷锋标兵凯旋归来啊”、“我这只手可不能洗啊,活雷锋握过。” 、“好人就要做好事”……所以,当一个人好到一个份上,那么他的感情、私心、他作为人所有的正常的欲望也将会一并被阉割掉。 所以当“触摸”事件发生后,那些被压抑的人性,那些众人的无端的猜测都找到了道德制高点的依傍。“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我们高不了,我们要靠一个一直高的人低下去来拔高,要靠相互借胆来体味我们的高。”以至于后来,当刘峰被下放到伐木连,在炮火中丢掉一只手臂,在那个长达六分钟的一镜到底的战争场面里,我们没有看到胜利和高潮,只看到牺牲和寂寥,当刘峰浑身是血的躺在的时候,萧穗子的旁白又出来捣乱了:“也许就像那位副指导员说的那样,他不想活了,他渴望牺牲,只有牺牲了,他平凡的生命才能被写成一个英雄故事”,他的英雄故事可能会流传的很广,很远,有可能会被谱成曲、填上词、写成歌,流行到一个女歌手的歌本上,那个叫林丁丁的女歌手最终不得不歌唱他,不得不在每次歌唱的时候想到他。” 如果你这时候信了,可就是彻底没看懂这部电影了。

图片 3

刘峰,一个无私奉献的英雄。他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愿为集体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想过,没有刘峰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而每当何小萍被欺凌时,也只有刘峰会以英雄的姿态为她遮挡风雨。

到了这里其实就不难看出:“故事主人公是刘峰和何小萍”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谎话。整部电影中,反而仅仅是这两个人并没有一刻是在为自己享受过这美妙的年华,恰恰相反的,而当我们把这个两个人物拿掉,电影的叙事才变得顺畅了。那么我们不禁想问,芳华到底是谁的芳华呢?如果不是刘峰和何小萍的,那么是不是就代表着文工团众多青春少年们的芳华?冯小刚导演后来在访谈里说到:“……文革是很操蛋的一件事,作为一帮少年,那时候说可以不上课,可以随便,家长也管不了老师也管不了了,不用做作业,不用上课,自由奔放,那对于少年来说就是天性的极大解放,回忆起来觉得那是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但是其实父母都在承受着政治的高压,但是作为一个孩子,他是觉着高兴的……我们拍文工团的这故事,它也是在文革的大环境里,但是在文工团这样一个封闭环境,他们有他们的快乐,甚至还有点优越感。” 《芳华》的原作者严歌苓曾经回忆:“当时文工团在全中国招兵,真的是万里挑一,有各种考核,掰腿弄腰、看你够不够高、将来会不会长胖;还有模仿能力,给你跳一段舞,现场模仿出来;还得唱歌、朗诵,看你有没有多才多艺的可能性。我从安徽到北京军区的空军文工团,一直没等到确定的通知,当时正好北京的招待所里有成都军区的文工团招生,我就去考了,第二天就领了军装。” 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文工团可以说是“军中骄子”,恐怕更不仅仅是军中,说时代的骄子也不为过。在那样的局势下,这群少年们,可以在红楼里弹奏巴赫、游泳、嬉戏打闹、没有限制的洗澡、吃冷饮、恋爱……不必下连队也不必上战场,生活对他们唯一的砥砺大概只有练功、排练节目和难得的慰问演出,是不是只有这样的天之骄子才配的上芳华二字?电影想说的是这样吗?显然不是,当电影进行到文工团解散的最后一天,这群人都喝醉了,他们抱在一起,有难掩的挫败和失落,失落的是战友情?还是部队的深深的眷恋?抑或是知道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文工团,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到哪里去还能有如此的待遇 ,如此自由恣意的生活?“……他们是非常有优越感的一群人,所以他们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到了今天他们有难掩的失落,因为他们这种光环没了,社会时代变了、价值观变了、有营养的东西也变了。” 如此看来,无论是生活还是电影,都没能偏待任何人。

  以冷血的角度来分析,善良不过是刘峰在大集体里人气上升的通行证。这虽不是他的主观意愿,但社会现实确是如此。在那个最红、最没有阶级的年代,他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善良。然而,即便脱离了阶级,其实还有人性。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讽剌:你是活雷锋就应该无私嘛。
  当他向心爱的林丁丁表达爱意时,被战友撞见。这对于众多追求者来说,你太自私了!而急于洗涮清白的林丁丁更落井下石,将刘峰的爱诬成一桩“触摸事件”。所以说,请不要对瞎子抛媚眼。单纯用善良作为立世的准则,必将被现实回以结结实实的耳光。
  善良需要大智慧。
  如果有人教你做人要善良,你得看看那轻启的朱唇或喷沫的大嘴背后,都干了些什么事,再做决定吧。

刘峰,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他被人们高举到神坛,但他毕竟不是神。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当他听到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也会不由自主的沉醉;当他面对暗恋的女神时也会动心;当他面对众人恶意的指责时也会愤怒。

大部分的时间里萧穗子的旁白都是出来混淆观众视听的,一切都在萧穗子口中变成青春芳华里的玩笑、无伤大雅的荒唐,一切极端的冲突、敌对、人性的恶劣都可以用这种浪漫化、青春化的轻松口吻和方式里得到化解,如同何小萍成为英雄后的精神失常正是完成了自己整个青春残酷现实的和解。萧穗子,我们的主人公之一,以这样的方式,想要给这样的故事披上一件合理且不失体面的外衣,这么说来,在文工团解散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原应处在的阶级中去了:林丁丁抛弃了吴干事,通过家里介绍嫁给了一个富商、干部子弟出身的陈灿顺理成章的和同为大院子女的郝淑雯走到了一起,过去的战斗英雄也在现实的冷遇中相依为命,只有萧穗子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成为了一个作家、一个知识分子,所以用她的人文关怀试图美化这段残酷青春的芳华?那么她成功了吗?显然没有,冯小刚导演在访谈中曾说过;“有瑕疵,才可能是完美的,真实的。”所以同样的在萧穗子身上,也不例外:女兵们集体排挤、欺负何小萍的时候她没有站出来,两次为江小萍说话也是出于她圆滑和精于世故的一面,“胸罩”事件她背后嘲笑的最大声,在影片即将结束的时候导演仍不忘提醒观众,她自然也有的人性的不堪面:多年之后,三个老战友阔别重逢,说起当年那起颠覆了刘峰半生命运的“触摸”事件,萧穗子仍不忘揶揄:“假手都不愿意摸”。

图片 4

是刘峰变了吗?不,他从未改变。无私奉献的英雄是他,普通的平凡人也是他。只是所有人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英雄形象”,就如同在“触摸事件”后林丁丁露出的复杂目光。人们眼中只有时代塑造的无私英雄“雷又锋”,而忘却了,作为一个平凡人的刘峰。更有甚者,以摧毁这个“楷模”形象来彰显自己的伟大。如果说前者是时代的悲剧,那么后者则是人性的残酷。

青春不可能都是美好的,但再不美好的青春回想起来都是好的。正如电影中饰演卓玛的演员在纪录片中理解的那样:“……就像是你的青春可能会犯错,…年轻的时候你就觉得会破碎了,但是你返回去想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感觉,都是对的。”

  “触摸事件”成为刘峰人生的转折点。这突然的变故,有没有颠覆刘峰的三观?从后面的剧情发展来看,答案是NO。
  善良是本能,是人性,但更应该是武器。显然,刘峰做不到第三点。他仅有的那点“报复心”,也就是:希望在战争中能成为英雄死去,这样他的事迹就可以谱成一首歌被传唱,而唱这首歌的人也许正是林丁丁。这一段内心剖析,很有意思。林丁丁会尴尬?伤心?自惭?也只有善良的人才想得出。说不定这所谓的“报复”,不过是务实的林丁丁走向辉煌的又一块垫脚石呢。
  人性之恶,犹如深渊。这一点,刘峰是想不到的,因为他正值芳华,更因为他太善良。

刘峰是不幸的。“触摸事件”让他被下放到伐木连,一年之后便是投身战场,失去右臂。开启了他颠沛流离的后半生。

《芳华》这部电影,你可以当它是隔靴搔痒,也可以当作是克制的讽刺,但就像冯小刚导演在纪录片的开头里说的那样:“……它其实很简单,它就是我们的青春,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冯导是从这个时代走过来的人,也是在在后来时代的洪流中的得益着,因此他有复杂的情感,有讽刺、有挣扎、正因如此,他对那个时代对那个时代的人才更有谅解、有妥协、有关怀。我们都是同坐一辆时代的列车滚滚向前,个体的差异不过是这个车厢和另一个车厢的距离,但谁又能真正超越时代、独立于时代而存在呢?萧穗子口中道来的《芳华》的故事里到底还有有多少谎言呢?这重要吗?我想这不是电影的宗旨,因为正是这些谎言,才是电影《芳华》想要告诉我们的:青春的故事、时代的故事,那些美好的情节都有可能是假的、是经过美化的,而那些不堪的事实也不是唯一的真相,无法自圆其说心知肚明的谎话、那种自相矛盾有意为之的破绽,既是对青春的缅怀、对时代与人性的惋惜无奈、直至谅解,也是完成了对自我的和解。

图片 5

刘峰也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善良始终被一个人所铭记,并付出了一生在等待。

我们知道,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看到这里,你还能说,那些雪花它们全然的有罪么?

  电影里那句“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讲的是融入不了集体,甚至对集体失望的何小萍。这位不受待见的姑娘,只有她能珍惜刘峰的善良。她的被冷落,被弃用,被发配……以致后来戏剧性地突然成为受人关注和敬仰的英雄,从而主动崩了的剧情,正是对善良遭遇不公的最令人心伤的鞭挞。
  一位心理学朋友曾说过:“能当坏人的人才有资格善良。”是呵!善良不该是软柿子、棉花糖,更不该成为他人鼓吹放弃正常心智和牺牲正当利益的麻醉药。善良该是有防御性和力量感的品质和能力,是能将恶抹杀于现世的软实力。
  导演应该也是善良之人。结尾处,仿佛是为了给善良发一颗安慰糖。由萧穗子旁白,失散多年的战友再聚首时,各有改变,亦难掩失落,“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这碗鸡汤,干不干?你决定。

水中浮萍——何小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diosardou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格格M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何小萍,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她的一生宛若水中浮萍,逐水飘零。如果说刘峰是被时代,被集体所抛弃。那么何小萍则从未被接纳过。无论是家庭还是文工团,都不曾融入进入。当她以为摆脱冰冷的家庭,满怀憧憬的来到文工团时,众人的嘲笑与欺凌毁灭了她仅存的梦。而正真让她心灰意冷的,则是刘峰的离开。

“只有最不被善待的人,才最能识别善良,珍惜善良。”当刘峰被林丁丁诬陷猥亵的时候,唯有何小萍始终相信刘峰的清白,也唯有何小萍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为刘峰送行。在何小萍的心里,永远忘不了那个为他遮挡风雨,那个唯一愿意陪她练习的男人。当冰冷的铁门将两人拒之门外的那一刻,他们都成了被集体所抛弃的人。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何小萍,那么我会用“成长”。初到文工团的她羞涩,稚嫩,胆小,自卑。面对家里复杂的人际关系,她选择了逃避;面对战友的欺凌,她选择了隐忍。直到刘峰下放的那一天,她终于发出了呐喊。当终于有机会上台演出,她不惜装病罢演,无声的反抗这伤害刘峰的集体。她的“任性”使得她人生第一次演出,亦成为最后的谢幕。后悔吗?何小萍不后悔。当自己与刘峰被这些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何小萍与刘峰两人,用殊途同归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当刘峰以“英雄”的身份出现时,何小萍不过是文工团里一个被人取笑的谈资;而当何小萍因护送伤员被表彰为“英雄”时,刘峰早以成为一名平凡人。讽刺的是何小萍的“英雄”称号并没有使她幸福,反而让她患了精神分裂。从巅峰到谷底,从谷底到巅峰。刘峰与何小萍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演绎的是同一出被时代摧残的悲剧。

当再与文工团众人相遇,早已物是人非。在何小萍的心中,唯一没有忘却的,是那支不变的舞蹈,也许,还有这支舞后那个与她共舞的人。

缘分总是十分的奇妙。无论经过多久的时间,无论经历多大的风浪,刘峰与何小萍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不需要太多的语言,相依,相伴,就是幸福。

随风飘荡——萧穗子

电影中的萧穗子是作者严歌苓的化身,为我们讲述那段文工团的芳华岁月。作为文工团的一员,她也在时代更迭的潮流中奋力前行。

萧穗子,没有有郝淑雯干部子弟的光环,亦没有林丁丁那样受男兵的喜爱。作为一个平凡人的她,用质朴的语言诉说着难以忘却的芳华。

可以说,萧穗子是集体中大部分人的代表。当何小萍因为“军装事件”被郝淑雯等人搜身,她只是在一旁沉默着;当“内衣事件”成为众人的笑谈时,她选择的是随声附和;当多年后与刘峰再次相遇,她拿着刘峰的假肢和林丁丁发福的照片调笑着。

穗子,随风而舞。面对被欺凌的何小萍,萧穗子选择沉默;面对暗恋的男兵,她子选择默默付出;面对政委的命令,她选择无条件的接受。对集体的迎合,对不平的沉默,换来的,是集体对她的认同。而作为另一面的何小萍,则成了众人排斥的对象。

文工团,承载了萧穗子美好的芳华。所以当文工团的大门布满铁锈,往日的舞台破败不堪时,萧穗子依旧不忍离去。放不下的,不是这断壁残垣,而是那无法割舍的回忆。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芳华

一部《芳华》,追溯的不仅仅是某一代人的似水年华。当静静的看完这部影片,不禁让我回到了了曾经的大学岁月。曾几何时,我们也曾去片中的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何小萍以及刘峰一般追寻着浪漫的生活。然而生活并不是诗歌那般美好,现实往往总以残酷的一面展现在人们面前。

当我们挥手告别后,迎接我们的将是各种不同的人生。正如文工团解散后,郝淑雯和陈灿结婚,选择了从商;林丁丁远嫁澳洲;萧穗子成为了作家;刘峰则不得不为生计奔波。然而,当初的记忆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反而在时间的沉淀下而愈加芬芳。

芳华难留,唯愿在前进的道路中不变初心,不改初念。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发布于每日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借旁白之口道出的那些谎言,最是芳华留不住

上一篇:参加60秒训练营第三周,提炼总结练倾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